nba全称(NBA还是美职篮专家讨论新兴字母词如何引导)

“NBA”大战“美职篮”

——如何引导新兴字母词

近年来,随着互联网和移动终端的发展,特别是智能手机的普及,网络语言逐渐迎来了发展的高潮,并对汉语本身形成了一定的冲击和影响,出现了诸如“打call”“童鞋”等新词语。这些新兴缩略词、混合词、字母词、谐音词等,不仅在网络上大受欢迎,也“走俏”于生活的各种场景中。那么,应该如何看待这些新兴词语,是否需要对它们进行一定的规范,本期,我们约请了四位学者就以上问题进行探讨,以飨读者。

2010年初,当时的广电总局曾向央视等媒体下发通知,要求在主持人口播、记者采访和字幕中,不能再使用诸如“NBA、CBA、F1、GDP、WTO”等外语缩略词,取而代之的是“美国职业篮球联赛(美职篮)、中国男子篮球联赛、一级方程式赛车锦标赛、国内生产总值、世贸组织”等中文全称或简称。当时就有网友调侃——是否“CCTV”也得改名儿?

使用字母词违不违法,犯不犯“规”,普通老百姓也许并不清楚。但我们能够清晰感受到的是字母词如今仍大有市场,即使没有外语基础的人,也能大谈“今儿WiFi怎么信号这么弱呢”“明儿PM2.5又要超标了”,或者“昨儿照了CT一切正常”。而有时不上网查查根本就不知道有的人在说什么:好不容易弄清楚“GDP、CPI”,“P2P、O2O”又来了;刚搞明白了“PM2.5、PM10”,“BGM、VCR”又是什么?更不用说字母词似乎禁而不止,比如前面提到的“NBA、CBA”等,现在就又堂而皇之地卷土重来了。

那么,应当如何看待字母词呢?一方面,绝大多数字母词(除了来自拼音的RMB、HSK),或是由于约定俗成(如NBA、IBM),或是表达起来更经济便捷(如PM2.5、IMAX),或是在国际上早已形成了通用的信息交际符号(如ATM、DNA),抑或是因为在本族语中暂时无法找到确切对应的词语,借用其原型有助于高效的沟通(如WiFi、iPhone)。这些字母词虽然没有汉字的外形,但在流通领域拥有和其他汉语词同样的地位,发挥同样的作用,可以看作是构成汉语词汇系统的一部分。另一方面看,汉字是最适合汉语的书写系统,汉语发展离不开汉字。因此我们理应对汉语和汉字充满信心。从早期的“E-mail”到“伊妹儿”再到目前共用的“电邮、邮件”可以看出,汉字系统拥有其自身的调控力,与其他语言的接触和碰撞之后,最终多数的字母词还是会被汉字“战胜”的。

所以对待字母词不能一禁了事,否则就会出现前文提到的“NBA”卷土重来的结果。可是完全放任字母词泛滥也不行。比如下面这段话“APEC记者招待会后,我约了CCTV的朋友和一群MBA、MPA的研究生,讨论中国IT业前景及IT业对GDP的影响,随后又去了KTV唱卡拉OK”(《重庆商报》),由于其中过度使用字母词使完整的汉语表达碎片化、拼盘化。而像现在常出现的“diss、freestyle”,或是“BGM(背景音乐)、VCR(视频片段)”这样一般人看不懂的外文缩略语或字母词显然也是弊多于利。

既不能“堵”,也不能“放”,就必须综合考虑民众的使用情况和文字的规范要求,采取一定的措施和手段对字母词加以引导。第一,对于那些非用不可,或是早已约定俗成进入汉语词汇系统,甚至已被汉语词典收录的字母词(如“GDP、DVD、IT”),应适度包容,给予其和其他汉语词语同样的地位。第二,对那些尚未稳定或尚未进入汉语词汇系统,民众使用频率却较高的字母词处理需谨慎,至少在正式媒体中不用或尽可能将使用频率降到最低限度,如“App(应用)、O2O(线上到线下)、GPA(绩点)”。第三,对那些本来有地道的中文表达,只是为了标新立异、哗众取宠而使用的字母词或外文原型字词(如“VCR、BGM”),应当在媒体及出版物加以严格规范,摒弃或拒绝使用。此外,有一些字母词的中文译名尚未定型或已定型却不为人所熟知,引介之初可考虑在纸媒上附注原文或字母缩写,等公众习惯中文表述后,再逐步使用相应的字母词,如“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(PPI)”或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”。最后,用于规范字母词的法规条款必须是动态的,必须符合当代语言生活的实际情况。定期的字母词使用调查也必不可少。一是调查公众正在使用的字母词都有哪些,二是调查字母词的使用规律,即字母词在汉语语言内部系统的发展和演化的规律,从而帮助字母词在汉语的语言文字系统中发挥有益的作用。

(作者:杨茜,系西北大学副教授)

发布于 2022-11-22 11:11:07
收藏
分享
海报
156
上一篇:10000米(潜入海底10000米是什么感觉专家相当于2000头大象踩在身上) 下一篇:全运会女排最新消息(骄傲|天津女排全运会夺冠王宝泉来之不易)
目录

    忘记密码?

    图形验证码